【一等奖观察记录】小班 建构区观察记录【观察记录】

全国幼儿教师专业风采大赛–观察记录

参赛作品名称

建构区观察记录

参赛作者

 陈庆香 

单位名称

杭州市滨江区钱塘春晓幼儿园

观察目标

能否用多种材料搭建出建构作品

观察对象

小班幼儿

年龄段/班

小班

观察时间

12

观察分析

 观察记录:

 今天郭益呈,周思怡,周辰皓,王韵含,朱浩,陆忆萱选择了建构区,进了建构区,郭益呈小朋友就拿了大型的积木围着垫子开始拼搭,不一会儿其他小朋友也学着郭益呈小朋友的样子围着垫子搭起来,看他们不动声响的搭起来,我便问:“你们在搭什么?”有人不做声,有人默默想了好久回答我:“在搭城堡”。不一会儿城堡的墙壁都搭好了,朱浩提议:“城堡要有个门的”,于是,他们又开始给城堡建门,用两块积木做门吧,可以打开,可以关上。接着有小朋友将小的插塑积木(小人)放在城堡的墙壁上,我便问:“这些人站在上面干什么呢?”有小朋友回答:“城堡是需要有人站岗的”,“哦,原来,他们是保护城堡的人啊”,大型积木数量有限,他们全部用来做城堡的墙壁了,只剩下了小型的插塑积木,他们在摆弄的同时若有所思,不一会儿,陆忆萱小朋友似乎想到了好方法,便将小的积木一块一块的拼起来,拼成了个大圆盘,我便介入问:你准备做什么呢?她说:“要做个大舞台放在城堡里。”我肯定了她的想法,是的,城堡里有舞台可以表演的,于是,其他小朋友便来帮助陆忆萱,还有小朋友用小插塑(小人)拼成舞台上跳舞的人群。舞台完成之后,剩下的少许积木和插塑便成了孩子们假扮的工具了,周思怡小朋友用一块积木装在城堡的墙壁上,说城堡里要有个滑滑梯的。有小朋友把其他的插塑(小人)一排排平躺在地垫上,说:“他们是好朋友,一起在睡觉”,有的说要开始做好吃的了,便将大的积木和小的插塑想象成做蛋糕的工具、材料以及已做好的蛋糕,并一起品尝。不一会儿,郭益呈小朋友又将刚刚的蛋糕想象成椅子,并说:累了可以做下来休息。周思怡小朋友站在城堡中央开始转动自己的纱裙,大概是觉得自己是城堡里的公主。游戏时间快要到了,材料也用完了,但小朋友们游戏的劲头还在。

 观察分析:

一、游戏的目的性不强

幼儿的建构游戏行为表现出从最初的无意识摆弄到有计划地实现自己的意愿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即循着“先做后想——边想边做——先想后做”的次序发展。所谓“先做后想”,是指幼儿在初期接触结构游戏材料时对材料进行探索,一旦无意中搭建的作品引发了幼儿的想象,幼儿便会为其形象命名;所谓“边想边做”,是指幼儿开始有想要搭建某作品的意图,但限于搭建水平,在搭建过程中常常因为搭不好而不断改变意图,直至最后搭成什么算什么;所谓“先想后搭”,是指幼儿自始至终为实现自己的意图而有计划地搭建,虽然因受制于搭建技能常常搭得不满意,需不断完善甚至推翻重来,但其意图基本不变。要了解幼儿的建构行为是否具有目的性,可以看幼儿搭建之前的计划和搭建以后的作品是否一致。该案例中,由于没有提前与幼儿沟通及讨论他们的想法,所以无法判断幼儿搭建的作品是否与搭建计划相一致,但在过程中,一开始幼儿显得较盲目,在操作和摆弄这些大型积木的过程中,才有小朋友告诉老师:在搭城堡。城堡搭建好之后,幼儿的行为较零散,基本都是边想边做,边做边想,大部分幼儿都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表现的毫无目的性。

二、游戏中的合作行为少

    幼儿在角色游戏中比在结构游戏中更早也更多出现合作行为。这是因为幼儿在角色游戏中一旦产生对应性角色,如医生和病人,营业员和顾客,角色互动时的情景性语言和动作就很容易使同伴之间相互理解,产生默契,形成合作。在结构游戏中,同伴之间尽管可以事先协商将要共同建构的作品主题,但如何搭建、建成什么样子,则取决于每个幼儿的已有经验和内在构思。由于建构是一个不断调整想法和做法的过程,每个幼儿的经验、想法和建构水平不同,加上语言表达的限制,合作起来就比较困难。因此,一些幼儿即使在角色游戏中已能较好地进行合作,在结构游戏中也仍然只能处于独自或平行建构的水平。最初,幼儿只能分别搭建各自的单体作品,随着建构水平的提高,才会产生搭建者和辅助者的初步合作,即以一个幼儿为主搭建,其他幼儿只是帮忙取送材料。直到幼儿能够事先计划和构思一个相对复杂的多体作品或者能看图搭建时,他们才会协商分工建构一个复杂作品的各个组成部分,比如案例中,有的搭城堡的左边墙壁,有的搭城堡的右边墙壁,有的搭门,有的将已搭好的再调整,最终联合形成一个相对复杂的多体作品。虽然在后面的游戏中,有一些相互帮助的迹象,但更多的是一种从众状态,这也是小班幼儿年龄特征的表现。因此,从合作水平上来看,同伴中缺少建构能力较强的幼儿来组织和协调同伴之间的搭建行为,由于他们构思的作品比较简单,所以参与搭建的实际人数多于完成该作品所需要的人数,于是多余的幼儿便会无所事事,或者利用正在建构的作品想象出一些简单的装扮动作(比如装扮公主等),或者给正在建构中的作品添加一些装饰等。

三、建构游戏中的角色装扮行为

1.想象是幼儿游戏的核心要素

  所谓“结构游戏”“角色游戏”“表演游戏”“运动性游戏”等,是研究人员根据幼儿游戏行为的特征而对游戏进行的分类,目的是研究不同类型的游戏与幼儿发展的关系。这种分类研究也为教师创设各种游戏环境以及有目的的观察和引导幼儿的发展提供了依据。于是,这种游戏分类便转化为幼儿园的分类游戏了。但有研究证明,角色游戏是2-6岁幼儿的典型游戏。幼儿在游戏时并不会有意识的区分各类游戏行为,一旦想象性情景在头脑中出现,他们的行为就立即具有了象征意义,如,积木变成了滑滑梯,自己变成了公主等,因此,无论教师如何分类地来组织游戏,处于表征思维阶段的幼儿在任何一类游戏中,其行为都会或多或少带有角色装扮的特征。

2.游戏中建构行为与装扮行为会交替出现

   角色游戏的产生在很大程度上与情景化环境、形象性材料的诱导有关,幼儿年龄越小越明显。而建构游戏搭建出来的作品就是一种形象,能诱导幼儿进入想象性情景。所以,幼儿的结构游戏往往伴随着装扮行为。最初,幼儿主要是用搭建的作品进行装扮活动,比如,积木变成了滑滑梯,自己变成了公主等,将积木当做做蛋糕的工具,自己变成蛋糕师傅,把积木当做快递,自己变成快递员。这时候搭建的作品往往比较简单,装扮行为也比较简单且持续时间比较短,他们不断更换作品主题,同时也变换装扮行为。随着搭建目的性增强和搭建水平的提高,幼儿开始越来越多地为装扮而搭建。这时候的作品幵始复杂起来,幼儿往往花较长时间来搭建.建好以后就玩相应的装扮游戏,玩的过裎中如果对作品感到不满意就会通过搭建来完善作品,这时装扮行为和建构行为仍是交替出现的,但两种游戏行为始终围绕同一主题并保持关联性。

四、幼儿的搭建技能有待提高

    结构游戏的最大特点就是最终会产生一个有形的成果,即建构作品,所以,幼儿建构游戏的建构水平可借助于作品分析来判断。分析积木游戏的作品有两个主要指标,一是搭建技能,包括延长、垒高、架空、平铺、围合等,二是这搭建技能中蕴含的认知发展。同样是架空,有的体现出了对称性,有的则没有,有的在形状、颜色或者数量上出现了多维对称,有的则只有形状对称而颜色不对称;同样是围合,有的选择同一种形状或颜色的积木,表现出根据形状和颜色分类的水平,有的甚至已经出现有规律的排列方式,但也有的可能还处于无意择形择色阶段。在案例中,幼儿只是进行了城堡的围墙的搭建,然后根据所提供材料进行了一些场景装饰,因此,我认为在此案例中,幼儿表现出的建构水平有待提高,当然教师所提供的材料也有很大的影响。

采取措施

一、调整教师指导策略

  结合案例分析,今后教师在指导幼儿的建构游戏时可以采取以下策略1.游戏前,可以和幼儿讨论搭建的内容,了解他们的想法,帮助他们明确要搭建的东西。

  2.搭建过程中,通过观察,了解幼儿的搭建情况,是否围绕之前的讨论展开。如果是,教师可以根据幼儿在这一搭建中遇到问题给予建议,引导幼儿如何更好地继续下去;如果不是,教师可以先了解原因,并让幼儿知道在新的搭建任务中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做,此时的随机指导显得尤为重要。同时可以提出一些挑战性的问题,如案例中老师可以提问:城堡里会有什么?会发生什么事情等?等。

  3.游戏后,鼓励幼儿大胆说说自己今天搭了什么,是怎么搭的?通过介绍交流让其他幼儿对此也有更多了解,同时,教师再给予梳理、小结,这会让幼儿在接下来的搭建中减少盲目性,同时要展示幼儿的作品,一方面增加孩子的兴趣和自信心,另一方面促进孩子有意识地学习,同时也给予了孩子语言表达的机会。

二、 提供充足的材料

在搭建的过程中,孩子们由目的不明确到较明确,发挥自己的想象,各自为城堡“添色”,在整个活动的过程中,孩子们获得了新的经验。但通过后面的操作,我发现了建构区在材料投放中存在一些问题,所提供的材料已不能满足孩子的需求,孩子已经开始自己去寻找新的素材、创造需要的材料;幼儿的搭建水平很大程度上受材料的限制,而且搭建水平也存在着个体差异,要充分利用材料激发孩子们的兴趣和自信心,更好地发挥他们的主动性。

获取成效

幼儿搭建的积极性有所提高,目的性逐渐增强,搭建前会一起商量搭什么作品,搭建过程中会出现一些合作和分工,搭建的水平也有所提升,会运用多种材料搭建出较复杂的作品,比如高楼、公园等。

本资源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请牢记备课无忧的网址 www.zaojiaozao.com